尸体

上辈子手残下辈子脑残、从神经病院出来的吧—尸体

嘉德罗斯的抗日历程

—1—
今天很热.热到嘉德罗斯的星星快化成一摊黑水了。
早上起来,嘉德罗斯还是穿上了他的那套厚实的衣服。
后来在嘉德罗斯即将套上围巾的时候,雷德开口了。
“老大,今天又不冷,就不用戴那个了吧?——”
其实他原本想说今天那么热,不如穿T恤衫出门。
但出于对老大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习惯的尊重,他斟酌了语句才开口。

嘉德罗斯的动作一顿,麻利地围上了他那珍爱的黄围巾。

雷德:……
或许是嘉德罗斯的叛逆期终于到了,但雷德还是感觉很尴尬。
很尴尬。
蒙特祖玛带上水杯瞩目着这边的一切。

“走。”
嘉德罗斯掂了掂神通棍,思量了会松开手,朝大门那走去。
“好的,嘉德罗斯大人”
“……”
蒙特祖玛提着包,瞥了眼旁边僵在原地看着孤零零的神通棍的雷德,义无反顾地跟上了。
雷德居然有点同情神通棍。

—2—
今天果然很热。雷德抬手挡了挡炫目灼热的阳光,打头进了一片阴凉地,虽然还是有阳光不时透进来撒在地上,斑斑点点像夏天的星空。
总算是凉快多了。
雷德叉腰看着后面的嘉德罗斯与蒙特祖玛,仰头灌了一口水。
然后他擦擦嘴,高高扬起手中的水。
“喂,老大,这种天喝一点水吧?不然可是会中暑的。”
雷德觉得他已经尽心尽力地关心嘉德罗斯,且尽到了一个跟随者的责任。
嘉德罗斯不领情,偏过头瞅了瞅旁边的树,闷闷地发出声音:“不要。”

可能是因为最近的格瑞,所以老大的心情才会这么坏吧。
雷德自我安慰。

蒙特祖玛摸了摸包里的相机。
果然还是不要拍照了吧,今天。
会把相机晒坏的。

—3—
也不知道是不是雷德的乌鸦嘴,还是因为嘉德罗斯近日来的一直折腾,或者是他套的衣服实在太多了,而导致了现在的局面。
嘉德罗斯有不好的预感。
他有点晕晕乎乎。
然后他决定放弃抵抗,两眼一闭,倒了下去。
蒙特祖玛被“砰”的一声吓到了,于是停了下来。
雷德早就预料到了,停了下来。
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下。
——
雷德有不好的预感。

—4—
现在,活泼跳脱乐观的美少年雷德第一次体验到绝望。
现在,危险嚣张高傲的神通嘉德罗斯第一次体验到难受。
现在,冷漠美丽忠心的蒙特祖玛第一次纠结于该不该拍照。
雷德背着可能很重的一百三十斤的九岁儿童顶着炎炎烈日终于踏进了小区单元门。
他觉得自己的腿应该需要截肢了。
好,那么我们来看看他能不能放松一下乘乘电梯吹吹空调来犒劳自己。
嗯,雷德绝望了。

硕大的电梯门上贴了几个血红的字,击碎了雷德的所有幻想。
[电梯维修中]

雷德想骂人,但他没有骂。
他颠了颠背上的嘉德罗斯,小心翼翼看相低头摆弄相机的蒙特祖玛。
“祖玛……”
他小心翼翼地开口。
“走楼梯。”蒙特祖玛抬眼指了指电梯旁边的逃生梯。

雷德:……
雷德现在一点也不喜欢那个可以看到城市夜景的25楼的房子了。
认命吧。

—5—
雷德趴在地上。
嘉德罗斯躺在床上。
蒙特祖玛拿来湿毛巾,切了几片西瓜,绕过雷德,径直走向嘉德罗斯。
“嘉德罗斯大人,吃点西瓜吧。”
嘉德罗斯动了动,从被窝探出了手。

—6—
雷德觉得他这辈子都不想动了。
至少现在是不想动。

然后,他明白了一个让他能够安度晚年的道理:这辈子也不要跟老大出去逛街。
千万不要。
死也不要。
因为最后收拾烂摊子的,总会是他。

他甚至怀疑,他上辈子是不是他老大的爸爸。

雷德眼角抽抽,忽然觉得天翻地覆,然后他充满了对这个世界的不舍,闭上了眼。

最后的结果是。
红绿灯三人组里面,病倒了俩。